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郞的博客

楼市观点分享平台

 
 
 

日志

 
 
关于我

新闻民工之地产编辑 、策划人。侵淫媒体、IT、地产、商业、旅游、传播行业多年,均略懂一二,文字,或感性,或八股,或洋气,或凛然,皆由心生。

网易考拉推荐

随笔:如果可以撕下所有伪装  

2007-02-20 18:31:07|  分类: 忠有情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年初一,不想出门,还是被劝出了门。遂例行公事地去左邻右舍走门窜户拜年。

   我是一个善于躲进小楼成一统的家伙,宁愿数着黄金假期熬着鱼吐白眯看拖沓的电视剧再做着白日梦拒绝着外界交际中所有的伪装。

   可惜我做不到。爸说:“好多人都讲好多年没见过你了,只有几家同姓的长辈家里无论如何是要去打个转的。”于是出门,于是邀上几个从各地回家的同龄人一起一家一家转悠。

   
  都是七十年代末的家伙,或已成家,小孩已进小学,或和我一样单身着的。在这个不到三十户的地方,似乎每家都没有什么秘密。

   在家的,不在家的,茶余饭后闲谈的也就这里每个人的动向吧。我是个神秘的家伙,因为我总在逃避关注。当然也不喜欢去关注别人的动向。谁谁谁结婚了、生了第几个小孩子、发财了、买车了、坐牢了、出来做生意了。爸到长沙总会跟我说起这些,我也总是面无表情。

   关我何事?说到底,不过是暗示我还是单身一个人罢了。于是,我只有伪装得很傻,左耳进,右耳出。

   出门了,健在的老人睁大眼睛看了半天终于可以认出我是哪个哪个,玩鞭炮的小家伙哪个又认得我呢?当然我也是一个也不认得。

   不是记不住,是不想去认识。因为觉得他们离我的生活太远,我的记忆和一年回家匆匆转一两回的能耐也注定我的记忆斗不过他们的变化。

   

   说左邻右舍,对我家所在的位置来说来说太形象。向左,是个集中的大院落,向右,也是个集中的大院落。我家是比较孤零的,也是相对封闭的,或许才是我们姐弟可以关上门读书少有人打搅直至熬上十余寒窗的基础吧。

   几有的三十户人家当中,和我同龄的人有四个,两男两女,如果再加相差一两岁的,就有七八个吧。都算得上青梅竹马吗?至少童年一起厮混过吧。不说上学,只说劳动、说捞鱼、说一起做“小偷”,连没分瓣的桔子都要脱下裤子装满躲在山里打牙祭的劣迹累累,就足已。

   而今我们各奔东西,为着各自的梦想打拼着。我们谁还记得谁?



   Y的身世不太好,自幼父母早亡,比我小两个月,我们一起犯的错误很多都是他承担,因为他没有靠山的缘故吧,记得读完小学就出去闯世界了;S比他也是小两个月,在外面的世界转悠得不错,嫁人了;Z比我大两个月,家境好点,遂毕业后折腾到湖南卫视便立稳了足,只是和我一样,单身未改痛并快乐着。

   几乎每年都会听到Y的故事,打工了、赚钱了、自己做老板了、结婚了、生崽了、买车了。我没有想到,这个大年初一出门,会碰上他。

   在我的心里,这个地方似乎没有让我用心去期待相遇的人。因为这里发生的太多恩怨、太多的世俗与冷漠,冲淡了我微弱的激情。即使孩时太多美好的回忆总被我包裹得结结实实,不愿去提,不愿去提。



   到Y家,我依然习惯性地跟在人群中,吆喝着“新年好”,进门接根烟就出门,没什么聊的嘛。拜年只是个形式而已。Y家还在吃中饭,很晚的中饭了吧。直到他叫我,我都没反应过来,过了一会,才想起应该是他,当老板了,发福了,有老板气质了。

   终于坐下来,七八个同年代的我们坐在一张桌子四边。端起酒杯,喝的是农村常有的谷酒,我知道,后劲很足的。

   没有想什么?一饮而尽。大家于是起哄,说我酒量好,多喝点。我摇摇头,无言,第二杯来继续。有几个借机溜了。Y还是再去倒了一大杯酒来,能装一两斤的杯子吧。劝到第三轮,还是夸我海量。我带点酒劲笑出声,在外面别人怎么劝我酒都没用。另一个兄弟起哄,当官的、发财的多喝点。

   我又聪明起来,心想,我又没当官,也没发财,看样子应该少喝了。虽然我知道在座的兄弟姐妹里可能就我墨水灌得多点吧,他是借机抬怂我。没说出来,端起酒杯:在这里,没有当官的,也没有老板,只有兄弟。转过头问Y:“我们多少年没有见面了?”推算半天,15年了。就凭这15年喝酒吧,我是个爽快的人。



   Y在这个地方前15年经历的委屈,我在后面几乎同样接着经历。而这些过去还有必要说吗?端起了酒杯有必要推逶吗?第四轮、第五轮劝酒,我都来者不拒,Y感激我给他面子。

   Y说起和我们一起的童年、卖冰棍的少年时光、创业的打拼。爸也说过,他上半年买台车开回家,左邻右舍都去送喜放了鞭炮,他发给每人一包盒白沙、一包槟榔、给每个人敬酒。我理解他,他的委屈与此时的洗刷。

   在左邻右舍眼中童时一帮同龄人当中一无是处的他终于证明了他的能耐,他是三十户的人们当中第一个买上四个高级轮子的人。



   在连杯直到用饭碗喝的苦酒当中,这些往事总被回味、总被反刍。

   可惜我什么也不愿想。身边的朋友都说我很老成,思想比同龄人超前很多,我遂笑言,所以别人一旦问我年龄,我一般多报五岁,是没有人会怀疑的。

   在这个群落,曾经都有过近似的委屈,曾经都是弱者。他顺势而为,站起来了,而我还在逃避。



   在外面相交的朋友当中,我是个喜欢尽力帮助别人的人,因为我可以付出帮助,只要不收获伤害。爸跟我说过几次,H家生了个怪胎,Z利用在湖南卫视的关系,找了政法频道和红网的记者帮他报道了,帮他们减免了前期手术的费用,你再在你们报上再写篇新闻,帮他减些后期的手术费用。我回答,我写了也发不了,那是社会新闻,与我任职的经济新闻不沾边。

   媒体圈的朋友很多,H家的兄弟与我家有过一些过节,但H却是我玩得很好的大哥之一,或许是我对这样的新闻在任职的报社发布没把握吧,不是第一手新闻。或许是我从内心上不愿意为此尽力而为吧?



   只因为他们中太多人磨淡了我太多的激情与美好回忆。一直相当看重我的长辈看到我,很开心地问长问短,我会觉得很亲切。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何况,他们给我、给我家的何止是滴水之恩呢?扶过难,救过命,所有的往事如果重温,还是一样历历眼前。

   拜年一圈,酒的后劲涌上来,开始一个个呕吐、开始寻找发泄的目标。看到新修水泥路旁立了个它村的牌子,起哄叫起,有冒搞错?插到我们的地盘上来了。四五个大男人于是一人一个手,一二三就把埋得很深的牌子推倒在地,才得意洋洋地醉回各家。

   酒醒说起此事,家人说那是分管牌,表示着这个牌子以上的路段归那个村管。好啦,被你们推倒了。傻笑。我们都从各地回来两三天,晓得个鬼。立个那样的牌子,别人还以为这里就是那个村了呢。



   错也是我们一起推的。在这个群落,如果可以撕下所有伪装,该我们发飚了。我们除了童年的小吵小闹,在这里我们之间不再有利益冲突,不会再会为一亩三分地生死相向,不会再为一块只能栽上十棵大白菜的荒地吵得天翻天覆,我们更不需要为了其它蝇头小利大动干戈。

   如果要说错,那又是谁的错?让我们今天即使甚少的相逢还要为父辈的纠结心余隔隙?

   在这里我不想言政治,不想谈宏观调控,但在父辈们怀念大集体大生产时代相安无事的回忆里,在孩时遍山红薯地到现在再也吃不到红薯饭的变化和70年代末的我们远在他乡打拼无所谓年成丰欠的现实里,我似乎看到了这个生我养我的土地又将发生新的变化。



   如果可以撕下所有伪装,这片土地的故事可以重来吗?那些还在只顾着放鞭炮的孩子们还会重蹈我们经历过的委屈吗?我希望这片土地不要再有那些怨恨相向。如果让我在生命、尊严与土地之间选择,我希望能选择前者,我更希望在这片老者将去的土地,一起不论对错齐推路牌的我们,能走出那些阴影,给这里带来全新的变化,相安无事一起向上的变化。



   这是我在未成年时就在梦想的未来,或许这就是我思想太成熟的最好注释吧。不到那朝那夕,谁又能明了10多年来折腾我思想的这些东西呢?

   看得太远、想得太远的人,是孤独的,但孤独的人多了,孤独的力量拧在一起,如果可以撕下所有伪装,这种力量又将是何其大?

   如果你无法了解我的思想与忧虑,请不要撕下我的伪装,请不要责怪我的孤独,我只是在等待着同行者,和我一样孤独的人,即使不能给我答案也能察略我思想方向的人们。
(文/ajong)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