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郞的博客

楼市观点分享平台

 
 
 

日志

 
 
关于我

新闻民工之地产编辑 、策划人。侵淫媒体、IT、地产、商业、旅游、传播行业多年,均略懂一二,文字,或感性,或八股,或洋气,或凛然,皆由心生。

网易考拉推荐

语录集:《忠有情天》数到1001夜(下篇)  

2007-03-07 15:59:53|  分类: 忠有情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爱得多了,伤得多了,见得多了,机会也多了,心却乱了,激情自然也淡了,却何尝不是总在奢望,在某个地方,有一个让自己心甘情愿停下来的理由,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另一半?

2、逃兵,容易冲动,所以容易感动;逃兵,难以坚守,所以难能一直感动。爱情的幸福与责任,于是成为逃兵的双刃剑。爱情的快乐,爱情的愧疚总之如影随形。不是不敢承诺,不是不能负责任,因为我们比谁都渴望自己说出那一句承诺,挑起那一份责任。

            
 摘自2006年1月《我们都是爱情的逃兵》 


在这个年代,也许一套房子可以压负我们,也许一次失业可以挫伤我们,也许一场大病可以垮掉我们,也许一回意外可以彻底改变我们,但我们却无法逃脱。

我不知道该为这个年代的我们悲哀还是庆幸。悲哀的是我们处在这个摸着石头过河的改革年代,我们需要承担、需要面对太多突然而来的生存与发展压力。但是,一路而来,历经艰辛与磨练的自己,有时会心情低落,更多的是,还是让我越显坚定,越要求自己越挫越坚强。

             摘自2006年1月《这个让我们如此脆弱的年代》 



我不知道自己算不算人才,我只是善于观察、善于设身处地的思考、善于把自己融入这个行业当中、善于把这个行业的发展当作一种责任。

在我的想法当中,我只是觉得自己应该更多地深入来观察、来思考、来提炼。我想我没有感觉过委屈,除了一些声东击西的莫须有猜疑与否定,我还有什么不能坦然处之?

       
     摘自2006年1月《总有一些力量让我们感动》 




只想让自己醉,让自己达到那种似醉非醉的状态,可以卖醉,可以装醉,可以清醒地听清别人说什么,也可以让自己借机胡言乱语。

可惜我没有胡言乱语,因为我没有喝醉酒胡言乱语的习惯。但我,能在似酸非醉时分,模糊自己的思绪、模糊人们的视线,任我看世人皆醉我独醒。

           摘自2006年2月《最是似醉非醉时》



身边的人经常说,“你怎么对一个普通朋友都要比我好?别人要你做什么,总是二话不说,又有几个真的记得你的好?我呢?”我于是哑口无言,我想自己是继承了母亲的性格,宁愿自己苦一点,也要对朋友厚一点。

                  摘自2006年2月《将错过的爱情格式化》 



人生千万事,十之八九不如意。一如曾经意气风发的自己,持才而傲,意欲舞文弄墨,挥斥方遒。如今,尝尽艰辛,更愿收敛锋芒,形安于现状。只因为:曲折的人生多变的舞台,而我们不是每个舞台都是主角。

我想很多人都是如此,总要面对梦想与现实的差距。只是,我们能放弃什么?一时的挫折不代表梦想的夭折,一如曲折的人生,现实之路也总坎坷。不要奢望每一个舞台我们都是主角,那样只会期望越大,失落越大。累了,倦了,放下梦想的包袱,让我们学会演好配角的每一出戏,或者更加快乐!

              摘自2006年3月《不是每个舞台我们都是主角》 



很多这样的时候,让我看透很多。低调永远不是坏事,个性终究只能适可而止。只是不想伤害人,却在一次心情不畅的时候拒接一个电话、少回一条短信、推掉一次请求,变得现实。

夫复如此,谁能让我们快乐?谁又在打击着我们的快乐?永远不想提情绪化这几个字,因为这意味着我的不成熟,但也认定自己:如果没有情绪的冲动,哪有我的文字。

                  摘自2006年3月《拒绝你不是我的错》 



不想给自己太多的压力,而愿意在群里胡编乱策,而愿意在游戏中心拼着虚无的积分,但静处的背后,我知道自己,逃不过这些,逃不过这些激情已成往事的困惑。

人说,要么你就改变环境,要么你就适应环境。是的,我能适应环境了,但我的激情也离我远去了。我需要适应这种环境吗?我找不到好好回答自己的答案。这样的夜晚,我唯有感觉,眼皮渐渐地紧闭,把我带向另一个无需激情与困惑的空间。

                  摘自2006年4月《当激情成为往事》 



如今,我们聚在同学录里,留言和照片都变得鲜活。我想我们,应该感谢这些创新。因为网络,因为创新的网络工具,才让同窗的我们没有在十年的隔离后变得遥远。

如今,就像《十年》那首歌,有些情窦初开的故事都付笑谈中,有些两肋插刀的往事也成记忆。虽然自己,从木讷的男孩变到假以一手最具个人风格的字体和没有标点的文字猖狂于校园,再到历经社会与情感诸多事,又是惯于沉默。

                 摘自2006年4月《十年从同学到同学录》 



于我而言,这何尝不是值得庆幸的事情呢?即使自己的情缘依然如风中的油灯摇摆无依,也足以让我为搓成他们的结合开心。泡在网上七年了,不长也不短,但我自始至今,习惯以一颗平常心来看待网络,看待来自网络的每一份友谊。如同在红网混过四年,而庆幸能拥有一帮多年真诚相处的朋友。

没有谁,地球一样转。是的,没有我,公司的业绩一样出;没有我,群友们一样有开心;没有这个群,一样有很多平台为群友们开放。在部门同事之间,我习惯做一个兄长,而不是一个领导;在藏龙卧虎的群空间里,我习惯作为绝大多数人服务的朋友,而不是群主。

                     摘自2006年6月《和陌生人说话吧》 



“别贫了,向我这样表白的人都排满五一路了”,或者说“我们是一夜情还是几夜情?”不同的对象,相似的对白,在充斥快餐爱情的今天,在感情面前,似乎是人人自危,似乎人人都把自己裹在紧实的套子里,在心里只印记着现实与自私,只因为我们单身久了,以至成为可耻。

于是,因为单身,因为习惯单身,变得轻佻、变得挑剔、变得喜欢折腾、变得自私,所以可耻,说有多可耻就有多可耻。

                    摘自2006年6月《单身有多可耻?》 



是的,我们的生活就是这样,很多朋友只是擦肩而过,或许会长长短短地存在记忆里,极少提取,或许曾也淡忘,又偶然记起,回味却更无穷。

朋友就是这样,来来往往;朋友也是这样,总有理由记起,而不忘旧情;以至:朋友,相知那一刻纵使擦肩而过,但在我们的人生却必成永恒。

           摘自2006年6月《朋友,那一刻擦肩而过成为永恒》 



很久以前,还是读书的时候吧,喜欢在深夜听《爱的路上你和我》,还有柴静的《夜色温柔》,喜欢那些带着背景音乐的文字,缓缓地传到我的心里。那时候的爱情很单纯,一心只渴望天长地久,虽然那时候的爱情,像雾像雨又像风。

没有周末,渴望周末。如今有了周末,却害怕这样的周末。不敢去想你,不敢去想谁?在我自己没有想清楚却想也想不清楚的时候,我只想自己这样静静地坐在电脑面前,听空间里面的歌:《如果今生不能在一起》。

                       摘自2006年6月《爱的路上你和我》 



我不是一个喜欢复杂的人,在群里,我一直希望大家的关系简单一点,互相多包容一点。在生活当中,在工作当中,我也是这样,希望部门同事把心态放低一点,多用心去做事。学过管理,略懂些管理皮毛的我不喜欢用单纯的约束去管人,喜欢情感式的管理方式,而喜欢追寻“无为而治”。

            摘自2006年6月《让罗曼星城成为长沙最好的群》 



曾经写下那篇《单身有多可耻?》,而今天却突然觉得,单身其实更是一种毒药,单身越久,中毒越深。不知道自己还能承诺什么?还能放弃什么?如果没有激情、如果没有共鸣,也许所有的所有都只是因为寂寞吧。

爱,原来并不简单。付出一份爱,接受一份爱,都是一样,都变得越发小心翼翼,以至想起一句话: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再而言之,或许也是:天下熙熙,皆为情来,天天攘攘,皆为情往。我想,每个人都只是情感路上的匆匆过客吧,在不同人之间。

              摘自2006年7月《有没有一首歌让你想起我?》 



只是因为不甘心,不甘心自己的寻找就这样满足,不甘心自己长久的等待就这样放弃。

在生活当中,认识很多单身的朋友,来来往往的交往,终于发现,单身久了,以至习惯,纵使痛了,很多时候,我们都只是需要一粒阿司匹林暂时止痛,而不是放弃寻找与等待的决定。  

             摘自2006年7月《阿司匹林不是单身解药》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在爱情的追逐当中,当它可以装进模具当中,如流水线般地加工成型,所有的来来往往,何尝不是像公共汽车行进中上上下下那般自然?

让我们曾经感动、曾经为之流泪的故事很多,为什么现在,我们对身边的人却如此冷漠,却如此害怕让自己伤心?     

             摘自2006年8月《怀念那些别怕我伤心的日子》 

想起昨天,想起未来。却总在期翼,下一站就是终点;却总在梦想,抑制所有的不舍从头再来。一直好强,不愿意回首曾经的对错,也不愿意如常,把所有归咎于命运的安排。

即使是:前路漫漫,杳无终点;飞花逐月,只添愁绪,仍在挂上捂着伤口的笑容前行。

                  摘自2006年9月《再回首泪眼朦胧》 

一支烟燃尽,只要五分钟,一支烟的所有,却能融入心扉,融入全身的血液。故事的里爱情太个性、太无它。在这个诱惑重重的都市、或者说网络、或者说这样的年代,有几人能为爱情如此无所顾忌,为此愿意为之死去活来地跋涉。

在世俗面前,我们都是如此脆弱以至惯于“安全”的爱情,如此渴望美好结局却只在浅尝辄止?虽然我们曾经多么努力,而今呢?谁能如此执着?

我,只能看着这支烟在深夜刚刚燃尽,也在想着:抽完这根,给我个理由,从此戒了吧?只是,又习惯性地再次打开了烟盒。

              摘自2006年10月《给我一支烟让我彻夜无眠》  


原本可以有个圆满的结局,就因为多了那么一丝误解,一份倔强,只留下一个无言的回忆。当我们开始后悔当初不问清楚原因的贸然分手,辜负了上苍给予的这段缘分。而如今双方已拥有自己的家庭,彼此间却只能微笑着说声祝福。
                          
    摘自2006年10月《错过》 


从念头的冒出,到解开手上之表,换上新的,只需两分钟的时间,而我写有关手表的这些却花了两个多小时,而那些留在心里,不愿重提、无需重提的缘份,多久的时间可以完全封藏?

再看新的手表,时间却是模糊。也许,有些时候,特别在有很多机会可以获取时间的情况下、在无须顾及时间、颠倒黑白生活的日子里,时间变得不再重要,戴上新手表才是最重要的。 

                   摘自2006年10月《手表换了时间断了》 



我想,我这辈子是不想为朋友做领导的地方卖命了,吃了两次亏了,当然自己正好都是心烦意乱的时候没尽力也是大问题。

做得好嘛,是应该的,因为朋友知道你有这个能耐;做得不好或不适应吧,让人大失所望,结果朋友都没得做了;谈起条件来都不好谈,朋友之间不好谈太权、利性的东西,一句话,随便喽,随到后面两个人心里都不舒服。

                   摘自2006年10月《我不想做文人很多年》 



一支烟、一杯清茶、一屋音乐、一个网络的世界、一个思维的无限空间,成了我夜生活的全部。有时候,很喜欢这样的生活,因为:安宁

人生,或许会有很多弯路,会有很多遗憾,但只要保持一种平和的心态为明天不断准备着、蓄势着,何必为今天患得患失?何不为有如此“安宁”的生活来让自己满足,而更专注?

                   
摘自2006年11月《有一种生活叫做安宁》  



一手一个电话,却不知可以打给谁,谁还在这样冷若冰霜人静夜深的时候可以接起我的电话。只是想走一走,只是想感悟一下这样清寒的心绪。好久了,期间的记忆似乎空白,却总也忘不掉那些曾经逆风飞扬的日子。   

没有人不习惯安然无忧的生活,却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适应逆风飞扬的生活。我想,人与人之间的比较,不是看顺利的生活中多么幸福,而是看挫折的生活如何承载。只是生活,总有这样那样的日子,需要我们在抗挣与绥靖之间选择。我们还能有那样的勇气,去逆风飞扬吗?

                摘自2006年11月《感谢那些逆风飞扬的日子》 


因为爱情,它就是一场看不到底牌的赌博。你永远都只能看到表面,看到部分,而那张关键的底牌你又怎么看得到。于是,爱情它没有理想,只是赌博的过程。

于是,我们宁愿暧昧;于是,我们宁愿错过很多好牌;于是,我们选择分散押注降低风险;于是,不到最关键的时候,我们都不敢再来唆嘿一把。

               摘自2006年12月《爱情,它就是一场赌博》 


生活就是如此,绝大多数的时候,我们都只属于平淡,只属于单调的安排。不能平静的只是我们的内心,除非不得已,我想,极少有人不能安于平淡。

我是一个不善言辞表达的人,也是一个内心向往平淡的人。不喜欢斗争,但喜欢自由,喜欢那种可以让思维尽情奔驰的自由。就像这样的夜里,平淡得只有清茶相伴,但我还是愿意,就这么平淡着过去。

          
     摘自2006年12月《就这么平淡着过去》 

如果浮躁是心灵的魔鬼、如果毫无目标是心灵的牢笼、如果浮度余生是心灵的沼泽地,我们的心灵之狱又将如何《越狱》?

迈克尔《越狱》越的有形之狱并不重要,重要的其实只是他们越过了心灵之狱。而现实生活当中的我们呢?我们的心灵之狱能不能如此这般“从头越”?

                摘自2006年12月《越狱越的是心灵之狱》 


人生当中总有许多舍弃。而决定如何舍弃,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抓大放小,用哲学语言来说,就是抓住主要矛盾。

不需要换位思考与思考换位这样堂皇的哲理解剖。如果只是寂寞、如果只有猜疑、如果只是过客,这个时候,原谅我、看看我,在这个未来的荒漠,我摒住嘴与鼻,生怕惊动这片安宁的外面,“狼”用眼睛在呼吸!

            摘自2007年1月《荒漠里,狼的眼睛在呼吸》 


也许在别人眼里,这样的行为就是爱情的残缺表现,而我却是依然我行我素。很多人也是一样,总要面对这样那样的爱情残缺,只是怎么给它打补丁?或者说准备好了针线吗?

曾经介意的,如今认为已经不再重要;曾经遗憾的,事后觉得并非不能包容。虽然人生没有后悔药,但姗姗而来的归属还是会悄悄而来。

                 摘自2007年1月《你会给爱情打补丁吗?》 

知道自己是个过于注重感情的人,因为失去过,所以知道需要珍惜。不想自己,只是因为寂寞,而爱上一个人,也不想自己,只是别人因为寂寞,而来爱我。

我不是寂寞的解药,不是可以偶尔海吃一餐的山珍海味,而只愿是一日三餐的白米饭。所以我期待的爱情,是落难时的紧紧相随、是一帆风顺里知足的平淡、是365天中酝酿已久萌心而发的浪漫。而这些,离我很远,所以我宁愿寂寞,也不愿敷衍。

                     摘自2007年2月《上辈子谁埋了你?》

看得太远、想得太远的人,是孤独的,但孤独的人多了,孤独的力量拧在一起,如果可以撕下所有伪装,这种力量又将是何其大?

如果你无法了解我的思想与忧虑,请不要撕下我的伪装,请不要责怪我的孤独。我只是在等待着同行者,和我一样孤独的人,即使不能给我答案、也能察略我思想方向的人们。
           
   
摘自2007年2月《如果可以撕下所有的虚伪》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