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郞的博客

楼市观点分享平台

 
 
 

日志

 
 
关于我

新闻民工之地产编辑 、策划人。侵淫媒体、IT、地产、商业、旅游、传播行业多年,均略懂一二,文字,或感性,或八股,或洋气,或凛然,皆由心生。

网易考拉推荐

而立之季:穿过你的睡衣我的手  

2007-06-27 11:31:06|  分类: 阿忠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活,是一面镜子。照出百像。
10年前,青涩的桔子、还未成形的红薯是家乡的睡衣,而疯狂牙祭的我们就是伸向睡衣的手。
10年后,无边的困惑、无力的暧昧是都市的睡衣,而疯狂追逐的我们也是伸向睡衣的手。
只是,一个容易知足,一个难以知足。
 

 


似也遥远,似又亲近

时至而立,已有1时又41分,在此码字,颤栗中。
无眠者,稀有。独吟者,寡也。
脑子其实一片空白。不知道能写点什么,却还是打开页面。
30年的人生,回望也罢,遗忘也罢。都能记得,多少这样的时候,混沌间,任时光流逝。

常在网上遇上老乡,问起:什么时候回家?好久没回了。
该回去的时候没有回去,不该回去的时候也没回去。所以,一年到头,难道回家一两趟。回去干嘛?那一亩三分地不用我来操心,那红砖黑瓦的生活离我也是越来越远。
只是笑笑:回家上不了网,家人经常过来小住几天,所以不回也一样。
 
家人过来,难免说些村里的事情,某某捐了多少钱修路,某某的“别墅”好气派;某某中央大员的官道转向了,不从我家门口过了。
所以还是那条新修不久的弯弯曲曲的水泥路,三、四车道的梦又没了。
听着,无语。似也遥远,似又亲近。
时间就这样过去,一个唠叨,一个静默。再谈到我的个人问题时,遂回到电脑面前,这样的交谈便告一段落。

把家留在记忆里
 
回家不远,2个多小时的车程,和许多朋友相比,我是便利的。
回家又太远,远得常无心顾及。
朋友经常要回家,我便哂笑,有钱捡啊,还是为了骗吃骗喝?难免引发暴力事件。
其实也知道,常回家看看,是念亲情;而我,把家留在记忆里,一样也是。
 
和朋友聊天,说起儿时事,一群豺狼,每到下午,便会疯狂觅食打牙祭。还没有分瓣的桔子,脱下裤子来装下山,用三寸长的铁钉亲力亲为打磨成的小刀就可以派上用场了,两刀下去,一分为四,酸透心骨的桔子便入了肚。
牙齿软了,回家吃不了东西,怎么敢流露半点言语。第二天还要继续呢。

那时候的生活,点缀的不是繁华,不是奢迷,只是自然的味道,勤劳的味道。
田是要劳作的,还没进学校门的我就要到田里游泳的;山地也是肥的,红薯、萝卜、花生是不会少的,要不,从山上滚到山下,怎么会毫发无损?
菜园子是没有杂草的,要不,那有我家的大辣椒一点都不辣,害我到别人家吃饭都要事先申明,不要放辣椒,到现在还被朋友们归为另类?
 
那时候总有很多知足
 
喜欢那些劳作的年代,喜欢那些不忍荒废寸土的生活。
总有很多事做,总有很多知足。
而今现在,除了不断有人进城赚大钱的消息,除了野草丛生的回家路,年见狭窄的溪流,还有什么?有时候也会想,这就是我们以前天天游泳的地方?

成长的每一个脚步,似乎就这样都留在记忆里,人生的每一份压力,似乎又来自这些那些的记忆。
好多年,不吃腌菜,不吃方便面。不要说吃,看着就烦。看着姐每一回家,便搜集腌菜,暗笑,还忆苦思甜来着喽。问我,要不要分一点?算了吧,您啊,莫浪费了。
心想:几年间,三分之二的时间吃的是腌菜,这辈子还没吃够?才怪。

10年如1日
 
10年前的双抢,是我最后一次的劳作记忆。弃之:这是我最后一次如此流汗。
10年后的今天,窝在窝里,独守长夜的我,却在想起:去爬回岳麓山吧,好久没出汗了。

不知何时伊始,成了一个文人。手有缚鸡之力,却无缚鸡之能。唯有酸文锈字以得之。
朋友闻,窍喜。又得一写报告做论文的得力之人。
实不知吾心伤之,无能啊,还不如叫我换灯泡、修水管、弄电脑,我还能实践得真知,流点汗,少掉几根头发,少死一箩筐脑细胞。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